蝶衣 > 其他类型 > 五年修仙,三年模拟 > 103.久仰大名 二师兄捞人

103.久仰大名 二师兄捞人(1 / 5)

神域铺开, 无声无息,而且这一次范围很窄,仅在玉阁这个地方。

说是玉阁, 又还是太大了, 应该说, 集中在了河裕住的院子里。

红光盛大灿烂, 红得仿佛这里被鲜血染红,又仿佛是热情灿烂具象化的一种极致。

河裕躺在床上, 周身围绕着灵气,他吸收了太多的灵气,普通修仙者的躯体快要承受不住了。

身体的痛苦还是其次,主要是他的理智快要承受不住了。他感觉自己的神经紧绷, 命悬一线,身体站在狂风吹拂的悬崖边,一根巨大的手指的手指抵在他的后背。

他的生命如同无足轻重的蚂蚁,不过是某些存在的玩物。若祂们心情愉悦, 自己还能在被玩弄后存活下来, 但是如果祂们一个不在乎,自己就会毫无还手之力, 眼睁睁摔下悬崖,然后死掉。

“你不能想这些,停止幻想。”孔琼玉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想起,“你根本就无法承受这些东西。”

河裕闻言,破口大骂。

“你大爷的,如果不是你……我用得着承受这种痛苦吗?”

“承受常人不能接受的痛苦,得到常人三辈子、十辈子都修行不来的法力,这就是代价。”孔琼玉不知道他有什么好抱怨的。

“那你又付出了什么?”河裕很想一拳头砸向自己的肚子, 将这个妖孽给敲碎。

“你无法想象的……”

河裕根本就没有精力去听他那意味深长的声音。

“为了得到想要的东西,必须要承受常人无法接受的痛苦,设想好自己最糟糕的结局。如果想要往上爬,必须拼尽一切往前踏进,刀山火海在所不惜!”

所有的灵气汇聚成一团,吸收了百千人灵气的大树一瞬间枯萎。

神域不断压缩,红色的光在整个院子不稳定地抖动着,整个府邸仿佛要坍塌的。

所有的不安,等待着爆发的一秒。

一瞬间,只需要一瞬间。

就在万众期待那股力量爆炸破开的时候,那升到了极点的紧张气氛,如热水的蒸汽升到高空的状态一般消融了。

寂静无声。

红光趋于稳定,而后,扩展开来。

神域开始铺开。

“呼。”河裕大汗淋漓,手脚打颤,他就算身体脱力,还是要坚持往自己的肚子看一眼。

他的肚子已经平下来了,那吸收过多的灵气也从他的身体消失了。

但是,这里除了他,并没有更多的东西了。

河裕不敢置信,费劲最后一丝力气,将盖在身上的被子掀开。

被子消失的一瞬间,一个巨大的血肉模糊的肉块向着河裕袭击而来。

他被吓到抬起手,挡在自己的眼前。

不过并没有其他事情发生,他的手只多了一股粘稠的感觉。

河裕睁开眼,看了过去,一团黏糊糊的肉块贴在他的手臂上。那是一块普通不过的肉,,就是河裕第一次看到他时他的模样。

很普通嘛。

河裕才这样想着,那块肉突然一翻转,粘附在上面的好几只眼睛睁开。

“哇。“河裕下意识甩手。

那块肉从他的手上,跳到了他的胸口。

“奇怪。“那块肉的身体里伸出一双只有四根手指的手,他不解地抓了抓脑袋,”看来还是出生得太早了。“

河裕沉默。

不早了,他再待在自己的身体里,他就要疯了。

“没关系,再过一段时间就好了。”块肉在河裕的身上爬来爬去。

河裕看着他。

“放心好了。”好几只眼睛同时看着河裕,“我会履行我的诺言的,我这就开始教你召唤神,然后夺取神的身体,让你拥有一步成神的能力。“

河裕闻言,露出欣喜若狂的笑容。

那块肉在他的身上爬来爬去,仍在因为自己的身体而焦虑。

“你是孔琼玉?”河裕还是不敢置信。

“人是由身体和记忆组合成的。”肉块说道,“既然我和孔琼玉的身体都不是单纯的人了,记忆又是一样的,那么,说我是孔琼玉,也没有什么区别。”

“但是你们都叫一个名字,我无法分辨你们,你就不能取一个别的名字吗?”河裕最头疼的是,他对孔琼玉这个名字有一种刻在魂魄中的恐惧,并不想长期呼喊这个名字。

“是的呢,是的呢。”那块肉明白他的想法,“那么就喊我……月恨圆吧。”

河裕嘴角僵硬地笑了,提醒他:“正常人不会取这样的名字。”

“没有关系,就这样喊我吧,只是一个称号而已。”月恨圆不在意的东西很多。

河裕随便他了。

那块肉焦虑地抓着头,他在调用脑袋里的知识,“我要想办法赶紧成长才行。”

河裕不会明白他的想法,就像他从来没有想清楚过孔琼玉一样。

月恨圆在他的身上爬来爬去,用肢体动作表达自己的情感,突然间,他停住了动作,那团肉上的眼睛眨了眨,厉声道:“有人在靠近这里。”

河裕吓了一跳,他早就吩咐他的弟子们,不许他们靠近。他清楚玉阁弟子们的秉性,他们不可能不听话

最新小说: 香珠儿 文娱:开局被国民女神捡回家 漫威之超维法师 坠落的天阶之遥月星河 六岁萌宝吓瘫各路大佬 吞噬星空:从娶妻建立最强家族 穿书绑定宠妻系统宠宠宠我赢麻了 白茶传说 无限挂机,从花果山开始 攻略妖女的九十九个解法